是我们对选择太挑剔

更多的选择,更多的迷惘

你一定不会注意到,我们可能每时每刻都在做着选择。从衣食住行到人生规划,我们面临的选择正在变得越来越多。
如果你经常到学校食堂吃饭,你可能会注意到,我们选择吃什么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米饭?我都吃了半个月的米饭了你还让我吃……
面条?最不喜欢吃面条了……上次……
饺子?好吃不过饺子,可就这家的饺子煮的太慢了……
……

上面的情景很有可能你正在经历,或者即将经历。这也恰恰说明了,选择越多,我们想要做出决定越困难。极端一点将,倘若学校(封闭式)中只有一家食堂,而这家食堂只有米饭,可提供的菜也就只有那么几种,此时你会如何抉择呢?大概率上,你可能不会再对吃什么犹豫不决了。

来自斯坦福大学的Sheena Iyengar和同事做了一项实验,选择了果酱作为试验品。她们在超市中卖果酱的走廊摆起了一个小摊位,对比实验是这样的:首先是放出了6种不同口味的果酱供人们选择,然后摆出了24种不同口味的果酱再供人们选择。最终的实验结果却和我们以往的认同大相径庭。
在有6种的时候,有40%的人选择停下脚步;而在24种的时候,有60%的人停下脚步品尝。但是,随后她们观察到的结果是,在24种的时候只有3%的人选择了购买果酱,而6种的时候,却有30%的选择了购买果酱。
这说明了一个问题:当选择过多的时候,我们更加倾向于放弃选择,而不是去选择。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选择困难症,同时,也能够从侧面说明,我们为何面对选择时感到力不从心、感到迷茫。
诗人之所以会发“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”的感慨,是因为有时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”。

选择之道

随着时代的发展,可以预见的是,我们今后面临的选择将会越来越多。说不定某一天,和机器人谈恋爱这样的有趣事情,就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,到时候你又当何去何从呢?
Sheena Iyengar给出我们四种选择之道,但是她面向的是企业而非个人,所以,我整合了她的观点及我的看法,所谓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”是也。

精简

大家应该都知道,在乔布斯1997年回到苹果公司之前,苹果的产品线相当复杂,从操作系统、家用电脑、工作站一直到打印机等,可谓是应有尽有,但是销售情况确是每况愈下。直到乔布斯重掌苹果,将上百条产品线直接砍成四条。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,上百条的产品线中,可能和电脑有关的就有十几条。当时董事会非常反对乔布斯这一做法,但是也无可奈何,他们必须让乔布斯对公司做出一些改变。这一变动,成效显著,仅仅IMAC发行一年后,就扭转了即将破产的公司并实现盈利。
对我们个人来说也是如此。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,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的面面俱到,不可能把所有供我们选择的路都走一遍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对我们的选择做出一些精简。
根据实际的情况,需要明白什么事情是我能做的,什么事情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及什么事情是我们必须做的,即能力、责任、义务。

具体化

之前的文章中我一直说要脱离我们的”舒适区“,选择恰恰是脱离”舒适区“的必经之路。
现在有两个选择:一个是立马放下手机,去背单词、刷习题;另一个是继续拿着手机,刷刷抖音,看看漂亮的小姐姐,打打游戏,感受一下游戏的“乐趣”。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如何选择,那就尝试着将这两种选择的最终结果具体化。
如果你选择了手机,接下来的时光你可能会过的非常舒服、精神愉悦,一年之后你可能还是如此,可是当你毕业了,你发现周围的人都有了归属,读研的读研,工作的工作,只有自己,高不成低不就。
而如果你选择了放下手机,接下来你可能会有些痛苦,但是当你解决了一道又一道习题的时候,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。毕业后,你可能去了自己喜欢的公司,或者去了自己当年最想去的学校。
两者之间如何选择,可能已经非常明了。

从简入繁

当我们面临很多选择的时候,这些选择很有可能是一个链条。就比如学技术的同学今后的发展方向,虽然最开始去了公司都是做技术开发,但是随着工作经验的增加,就有了两种方向:管理者和技术专家。
有些同学,就比如我,在面临这个选择的时候,都是无从下手,不知道今后自己究竟是做管理者还是做技术专家,可偏偏我深知自己此时应该做的是不断的写代码,毕业进入自己心仪的公司。
显然,此时写代码和未来的选择是一个链条,我们应该做的是,选择当下自己能做的,简单的,当有了工作经验后,如何选择就一目了然了,不必在此时纠结。

是我们对选择太挑剔

是我们对选择太挑剔。正如之前所说,我们不可能把人生中的每种选择都过一遍,那是不现实的。结合自身情况,精简选择,将选择具体化,并从简入繁的选择,认准一条路,慢慢走下去,尽管可能有太多的未知,尽管有诸多的不易。
我非常喜欢@曾少贤的一句话:学习和成长才是这辈子最好的春药,共勉。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,欢迎关注我的知乎”roobtyan“,微信公众号:”最高权限比特流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